加纳停电三年当地人说幸福指数变高了

当你走进加纳首都阿克拉,会以为走进了蚊子飞舞的湿地,耳边萦绕着一种恼人的嗡嗡声。这是本城蒸蒸日上的发电机业务。一般来说,贵一点的机器噪音会小一点,但大多数人只能负担得起廉价的低档发电机。这种嗡嗡声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你,即使你自家没有发电机,邻居家也一定有一台,更糟糕的是,它也是闷热的来源。

由于电视上没有足球比赛,“足球寡妇”在加纳彻底绝迹。女人们纷纷表示,她们对丈夫的吸引力增加了。同时,家人们欢聚的时光也更有质量,他们面对面地交流,而不是依赖手机电脑的社交网络。

由于停电,医院不得不使用一些非常物体来充当接生婴儿的照明物。当一个加纳婴儿出生,他看见的第一样东西可能是一只发光的手机,或者是一枚火炬。

人们睡觉前的娱乐活动通常是躲进汽车吹吹空调,听听收音机。酷热难耐的时候,有人甚至睡在车里。

演员和歌手们并不是最早站出来讨论停电事件的公众人物。但最近女演员Yvonne Nelson和饶舌歌手Sarkodie一直在为停电事件大声呼吁,造成了一些社会影响。Nelson发动群众向总统施压,Sarkodie甚至还为停电事件发布了一首新歌。两人已经联合发动过一场守夜抗议活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