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非各国为欧洲严格的可持续可可规则做准备

欧盟和瑞士更严格的可持续性规则或导致西非可可被排除在欧洲市场之外。加纳的可可农户数据库有望改变局面。

可可出口商面临以下困境:要么遵守新的欧洲法规,要么就被踢出欧洲供应链。2021年11月,欧盟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关于无毁林供应链的法规提案。根据提案,五种全球大宗商品将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其中包括可可、牛肉、棕榈油、大豆和咖啡。报告指出,在欧盟市场需求导致的全球毁林面积中,仅可可一项就占7.5%。

其中一个方案是完全禁止与毁林有关的可可产品进入欧盟市场。该提案亦承认,这样的规定“将影响到特定国家的关键经济部门”,例如加纳和科特迪瓦,并且需要“加强双边合作”才能落地执行。该立法提案必须由欧盟理事会和欧洲议会批准通过,而这可能需要长达三年的时间。

与欧盟一样,瑞士也制定了可可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但这些目标没有约束力。瑞士于2017年承诺,到2025年,80%的进口可可将来自可持续来源(2020年这一比例为74%)。这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实现:通过瑞士公司自己运行的且经过验证的可持续发展计划,或通过直接购买经认证的可可产品(如公平贸易标签)。

可可生产者并不高兴。在去年2月举行的欧盟-非洲联盟峰会的最后一天,加纳和科特迪瓦的总统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警告说:“如果目前拟议的无毁林供应链法案获得通过,两国可可农户的贫困风险将加剧,因为立法者没有考虑法案对众多小农户收入的不利影响。”

目前,在加纳采购的一袋可可只能追溯到可可种植社区,而不能追溯到可可豆的种植农场。由于当前追溯体系缺乏深层次的透明度,雀巢等私营企业不得不投资建设自己的可追溯性计划。这是政府机构首次为本国商品开发此类可追溯性数据库。

加纳副总统马哈穆杜·巴乌米亚(Mahamudu Bawumia)在2021年10月23日的启动仪式上表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可可种植区需要的每一个计划、每一项政策干预、规划和预测、每一个基础设施项目都将基于经过验证的数据。”

加纳可可理事会希望将150万名可可农户登记到可可管理系统(CMS)中,并估计该项目的成本略高于1000万美元。加纳在2019年与一个贷款银团签署了6亿美元的贷款协议,其中第二笔2亿美元将用于该项目融资。银团包括非洲开发银行、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南非开发银行以及包括瑞士信贷、意大利存贷款公司和中国工商银行在内的投资银行,这份贷款协议旨在为加纳提高生产力的措施提供融资支持。

从长远来看,这项投资有望获得回报,因为加纳可可理事会还将使用该数据库进行所有与支付相关的交易。已登记入库的农民将每人获得一张“可可身份证”,该身份证也有望用作购买化肥等投入品的信用卡。农民可可豆的销售收入将通过可可管理系统发放,从而减少与现金支付相关的腐败和盗窃风险。

“事实上,我们的目标是在未来两年内将加纳打造成为非洲数字化程度最高的经济体,”副总统巴乌米亚在2021年的可可管理系统启动仪式上表示。

可可管理系统将是一个重要的工具,因为它将使农民–尤其是那些农场位于林区边缘的农民–能够提出异议,反对将其可可被排除在国际供应链之外。雀巢自己也曾表示,被排除在供应链外的当地农户可以就他们的土地被划为森林提出异议。然而,在可可管理系统上线之前,农户们无法证明自己的主张。

即便不必自证清白,表明自己无毁林行为,农户们要维持生计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以54岁的凯伊巴福尔(Kyei Baffour)为例,他是9个孩子的父亲,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种植可可。他现在已经升任新埃杜比亚斯区(New Edubiase)阿塔斯·阿克万塔村(Ataase Akwanta)的“首席农民”。

然而这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年景好的时候,他的25英亩农田每英亩可收获约15袋可可,每年收入约为923瑞郎(合人民币6461元)。他认为这个收入根本不够。

“忙活一年下来,收入只有7’000塞地,这是肯定是不够的,基本上是在赔本干活。”巴福尔懒得计算他在年景不好时候的收入。“如果遇上年景不好,我的收入还不够糊口,”他感叹道。

巴福尔对缺乏关于可可管理系统计划的了解而感到担忧。他没有可可身份证,他所在社区的农户还在等待接受登记。他说,这项计划就像从未启动过一样。

他表示:“自从我们参加启动仪式以来,他们(政府)并没有详细介绍该计划,我们也没有多加考虑。”

为了赢得像巴福尔这样的农民的支持,并说服他们注册加入可可管理系统,加纳可可理事会提议将养老金支付与可可管理系统数据库绑定起来。尽管自1984年以来居民养老金就被载入法律,但大多数可可农户与加纳非正规部门的大部分人一样,都不指望能领上养老金。

因此,将可可管理系统与可可农户的养老金绑定起来的拟议试点项目对该国来说是一件大事。加纳总统亲自出席了2020年12月1日在可可种植区阿散蒂地区(Ashanti)库马西(Kumasi)举行的启动仪式。

启动仪式举行时距离大选还有六天时间,纳纳·阿库福-阿多(Nana Akufo-Addo)总统正在争取第二个任期。一些人认为这次启动仪式是为了讨好可可农户,他们的福利待遇与加纳作为世界第二大可可生产国的地位不相称(加纳占2019年全球480万吨可可产量的17%)。

在该试点项目下,农民每次向加纳可可理事会出售可可时,至少5%的交易金额将被划扣至一个专项基金中。一旦金额入账,农民将在其手机上收到提示。政府还将把售出可可价值的1%记入农民的个人账户。75%的缴款将投资于一个养老金账户,农民只有在退休后才能取现。剩余的部分将存入一个储蓄账户,农民在必要时可以取现使用。

加纳可可理事会的首席执行官约瑟夫·博阿汉·艾杜(Joseph Boahen Aidoo)表示,可可管理系统还支持向农民受益人迅速支付索赔款。

在欧尤库(Oyoko),加纳可可理事会管理的大型可可和种子生产农场的鸟瞰图。雄性和雌性可可树被分开种植,然后进行人工授粉以提高产量。Akosua Viktoria Adu-Sanyah

2021年,可可管理系统和养老金计划最终在加纳南部阿散蒂地区可可产量最高的新埃杜比亚斯区进行试点。预计到2021年底,该计划将在全国范围内全面落地实施。

虽然政府早有过承诺,但加纳的可可农户(大多数是小农,每天收入约为1美元)不太相信养老金计划能于今年启动,尽管在2021/2022年可可收获季节,政府已经划拨了982万瑞郎(合人民币6874万元)的资金用于支持该养老金计划。

加纳可可理事会公共事务负责人菲菲·博阿弗(Fiifi Boafo)承认在实施可可管理系统和养老金计划方面出现了延误。

“很明显,这些架构体系还不存在。当然,政府也并未大力推动养老金计划落地,”博阿弗谈到在养老金计划实施方面存在近40年的延迟。然而,他坚持认为,理事会有望在2022年底前推出养老金计划。

可可管理系统的农户注册工作也在取得进展。博阿弗表示,在加纳约150万名可可农户中,超过90%的人已经启动可可管理系统的注册程序。

外部利益相关方也表示怀疑。由政府通过瑞士国家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共同资助的瑞士可持续可可平台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罗宾(Christian Robin)对这种情况进行了总结。

他表示:“我认为国家追溯体系很有价值(能够更好地防范毁林和童工),但落实起来要求很高,在执行方面仍有许多问题尚未解决。加纳可可理事会作为执行机构自然会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瑞士巧克力公司在开发自己的可可数据库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他们也在等待和观察可可管理系统的实施情况,然后再决定是否加入。当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与这些公司联系时,他们普遍支持可可管理系统的概念。然而,他们对实际使用可可管理系统来追溯其供应链的看法却不一致。雀巢公司没有就这个话题给出评论。百乐嘉利宝(Barry Callebaut)表示将使用可可管理系统来实现“可可豆的基本可追溯性”。瑞士莲(Lindt & Sprüngli)则表示,如果加纳政府规定要这样做,公司将“以这个解决方案为基础”开展业务。

2020年一个特别工作组正式成立,旨在探讨雀巢和瑞士莲等公司如何与可可管理系统合作。该工作组由加纳可可理事会、各家企业以及世界可可基金会(World Cocoa Foundation)的代表组成。

为加纳可可理事会工作的迈克尔·埃科·阿莫(Michael Ekow Amoah)曾多次向工作组介绍了可可管理系统的推广情况,从而减轻巧克力公司的担忧。据他介绍,公司将被允许保留自己的可追溯性系统(并确保其供应链的机密性不受外界影响),但他们的数据来源将必须是可可管理系统。他坚信可可管理系统将有助于使权力的天平稍微向农户倾斜。

他指出:“私营公司的可追溯性系统以商业利益为首要考量。农民应该可以选择产品的出售对象,而不应该为了透明度而与一家公司绑定在一起。”

他表示,单靠公司无法保证可可种植区没有毁林现象。他们或许能够防止其经营区域内的毁林行为,但毁林问题可能只是转移到了邻近地区(这种现象被称为“泄漏”)。

无论他们是否使用可可管理系统,欧洲的可可进口商都必须为此付费。加纳可可理事会计划对售出的每吨可可收取追溯费(类似于2020年推出的400美元/吨的“生活收入差额”补助,以确保农民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据阿莫称,具体费用尚未敲定,但该系统预计将在2023年底全面投入使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