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一男子愤而炸医院:“吃人”的美国社会

“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捽摔伤的人,路人围观或甚至高兴的人尽有,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鲁迅《经验》

上个月底,在美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密苏里州一名36岁男子,蒂莫西,计划开着车炸毁一家医院。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一份公开声明显示:该男子有着强烈的种族歧视和宗教仇恨,最重要的是信仰,因此,蒂莫西这次行动被归咎于“”行为,FBI还声称,被当场击毙的蒂莫西已经被他们监控了数月之久,且“蒂莫西”的炸弹是假的。

在正式分析这件事情之前呢,我们先要明白美国社会的一种普遍现象。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政治正确”,而美国最严重、最强烈的一种政治正确叫做“不能种族歧视”,这相当讽刺,世界上最大的流氓头子、天天喊着白人至上的国家,明面上“种族平等”的国家却有着最严重的歧视,但是你要知道,这是所有人“普遍赞同”的价值观,明白了这点,我们就能以一种比较平和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情。

在“不能种族歧视”的政治正确上,一切难以处理的、会造成民众反响强烈的事情,都会被冠上“种族歧视”的名头,因此,蒂莫西不惜用生命炸医院这件事的真正原因就很耐人寻味了。而且,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话也根本经不起推敲,如果蒂莫西是个纯粹的“种族主义者”,那他选择的目标肯定是某个有着明显民族标示的医院,而不是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普通医院。显然,这些罪名不过是事后临时安上的,因为FBI做这种事“很熟练”。

今天,是4月28日,全美新冠肺炎的确诊人数早已突破百万,死亡人数也在直线上升。一个月之前的密苏里州,疫情还远没到有这么严重的地步。在蒂莫西炸医院行动开展的当天,密苏里州的确诊人数为256例,死亡人数为8例。在确诊人数突破百万的今天,美国政府尚且没有做出及时、有效的措施的情况下,那一个月之前,密苏里州政府和美国政府在做什么呢?无动于衷与甩锅!

目前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府,应对疫情实施的完全就是一个“拖字诀”,拖到该死的人死光、拖到民众自愈。可这样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代价却是数十万美国人民的生命。

蒂莫西是英雄吗?很明显不是,蒂莫西只不过是灾难来临时,被美国政府放弃的无数普通人中的一员,被逼得铤而走险以换取家人一线生机的下层人士。以我们国家医治感染新冠病毒病人的经验可知:治愈新冠肺炎需要花费近80万人民币。这个费用,全美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普通民众是付不起的,更何况,极其短缺的物资造成了治疗能力的不足,有些人即使能够凑够这笔钱,也轮不到他看病,这群人一定就包括了“蒂莫西”。

所以,于蒂莫西而言,死亡已经是必然会来的事情,因为他无权、无钱、无势,医院不可能会给他留床位,也因此,蒂莫西的心理我们就完全可以大胆预测了:越来越近的死亡脚步压得蒂莫西喘不过气来,明知会死,蒂莫西选择给美国政府、给美国的富人阶层送个礼物——大烟花。

我们印象中的美国人,是那种开着美国肌肉车、开着游艇、隔三差五度假的人。然而美国有着数量庞大的贫民以及看病就破产的中产阶级。这两类人,其实也是新冠肺炎最易感的人群,因为他们的生活本身没有保证——工作的环境的卫生无法保证、许多人 自己的车里、帐篷里,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年收入达到十万美元的中产。

许多的美国人,都是过着上一天班,吃一天饭的生活,他们没有存款,大多数人没有房子,许多人每天要做两三个小时的通勤车去上班,以换取能过果腹一天的食物。对于他们而言,不工作就意味着没有食物,没有食物就意味着死亡。

你的民族与你有什么关系?你要自豪的是你自己做出的事情,而不是你的民族做出了什么,如果你整天把你民族做了什么挂在嘴上,那你就是个卢瑟。——来自美国某脱口秀演员

为什么至今仍有非常多的美国人认为新冠肺炎只是普通的感冒呢?因为绝大多数的美国人,对于疾病根本就没有什么概念。根据前辈先贤的《抗美援朝战地日记》可以得知,从几十年前起,众多受过相当程度的美国人,学习范围和学习深度都是非常片面而敷衍的,他们所有的教育,都是在把一个孩子教成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冷漠、贪图享乐、不爱劳动,几乎是每个美国年轻人的标签,他们自在意自己的利益,别人的死活他们根本不在乎。

因此,即使每天都有大量的美国人死去,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在走向死亡,即使这些死去的人都是他们的同胞,活着的人也毫不在意,他们只关心自己的生活有没有受影响,至于别人的死活,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美国疫情一直控制不了,与许多美国人这样的思想也紧密相关。

另外,由于政府不告诉民众实情,一国总统特朗普的发声途径又是推特这种根本没法求证的社交平台,或者其他受白宫控制的媒体,底层民众能看到的,只有特朗普发出的“美国很好,我们已经控制住了疫情”这样的谎言,或者是特朗普吹嘘自己的屁话,好像美国各地一片歌舞升平,根本不存在疫情这回事的景象。这样的情况,对于底层人而言就是:既然疫情控制住了,那么为什么不让我出去上班?我不上班就会饿死呀。由于这个原因,看似脑残的“抗疫隔离政策”行为,就比较能容易理解动机了。

底层人为了活命在闹出各种各样的动静,美国上层人却把自己关在大庄园里,饮酒作乐,为华尔街的风波皱眉。

占据了美国90%以上财富的美国上层人士,除了最近露面频繁的比尔盖茨,其他人好像集体失声了。起码目前我没有看到一起有关美国上层人在疫情捐款方面的报道,所能看到的只有“特朗普女婿以权谋私”这样充满讽刺意味的新闻。

那么,美国上层人就真的不担心疫情带来的影响吗?我想他们是不担心的。美国的底层人民,多半是少数族裔,比如墨西哥裔、非裔、亚裔或者其他少数族裔,掌控着财富的上层人,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一如当初黑死病流行时的欧洲贵族,任凭门外尸横遍野,我关起门来,人死光了,则万事大吉。因为他们有足够的钱和条件来保命,至于下层人士,死了就死了,反正还会有更多的人来美国当中下层居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