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边疆》:每个人都有一条革命之路

2018年5月8日,由毛卫宁执导,高满堂编剧,殷桃、王雷、李乃文领衔主演的年代情感剧《爱情的边疆》在浙江卫视首播。该剧讲述了女大学生文艺秋(殷桃饰)与播音员维卡(蒂莫西·谢尔盖耶维奇饰)、同学万声(王雷饰)和同事宋绍山(李乃文饰)之间的曲折爱情故事。

《爱情的边疆》有着优秀的演导阵容,为观众描摹了上世纪50年代末,大学生学习播音时生动真实的校园生活,呈现出了真实的年代细节,比如将毛主席语录挂在嘴上的万声,大学生们的辩论。

树影斑驳的林荫道,边疆的冰天雪地和林海黑河营造的画面质感,几十年的时间跨度,以及涉及苏联影视作品自带的深沉悲剧色彩,都让该剧的底色格外厚重。

在这份厚重中,《爱情的边疆》人物的生活方式是如此激进,即使个人和时代意志的对抗,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

故事起于上世纪50年代末,中苏友好,北京广播专科学校的女大学生文艺秋受到同班同学万声的热烈追求,但她不为所动,而是爱上来中国援助交流的苏联功勋播音员维卡,并与之在北京结婚。随后中苏交恶,维卡被迫离开中国。为了在地理位置上能和维卡更近一点,文艺秋不惜主动要求到中苏交界处、条件异常艰苦的边疆工作,并遇到了华敏(王佳佳饰)、宋绍山,而万声一直追随……

文艺秋和父母关系不太好,长相美丽,会说俄语,浑身散发着理想主义气质,不仅优秀,而且特别,在校园里显得特立独行。课堂上听崔老师讲苏联功勋播音员维卡的事迹时,文艺秋流泪了。她在开水房遇见了维卡,二人一见钟情。

在餐厅约会跳舞时维卡假肢脱落,文艺秋的态度没有变冷漠,而是更加敬佩维卡。

在英雄面前,任何人都会感到头晕目眩,更可况维卡高大英俊、浪漫深情,捍卫革命的战争所造成的身体残缺,只会让维卡的英雄形象更加完美。从小在这种英雄审美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文艺秋,面对维卡有选择吗?当然是爱上他啊。这种强烈的幸福即使转瞬即逝,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的情感高峰体验也足以压倒一切。在崇拜英雄的情感笼罩之下,文艺秋爱上了维卡,但她更为享受的,是追逐维卡的旅程。于是,革命、英雄崇拜和爱情混合成了文艺秋的信仰,让她甘愿经受所有的磨难,包括跨国的障碍和政治风云的变化。“如果有一件事情值得你去死,那你就找到了一个活下来的理由。”这份信仰是文艺秋的包袱,是她不至于变成一具空壳的精神食粮,但包袱的重量又让她举步维艰。那些“所爱隔山海”的人,不断美化山海对面的人,在想象、渴望、追求、等待、落空中享受自我折磨和自我陶醉。但没有山海对面的维卡,文艺秋的人生可能只是一潭死水。

《爱情的边疆》中的几个主要人物,谁的生命意志都不差,维卡、万声、华敏和宋绍山的内心都异常剽悍有血性,各自走自己的革命之路,将“我不服”化成绵延一生的行动。

万声从刚进大学校园就一直表达对文艺秋的好感,文艺秋却爱上维卡,他反复地对自己,对文艺秋说:“这绝对不是我和你的结局”。

父母期望他毕业分配回上海工作,他却追随文艺秋到天寒地冻的东北,“文艺秋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跟她在一起有意思,她一个人太孤单了,我不想让她过那样的生活。还有,我相信这一定不是最后的结局。”

文艺秋犯错后,他继续跟着文艺秋,一起下放改造,每日喂猪,老师傅嫌弃万声“不耐造”,万声被老师傅要求在猪圈里吃面条,边吐边吃……

万声纯真崇高,无私正直,有网友评论:“老万特别会苦中作乐,痴情却不贪婪,反而让人特别喜欢他的明媚。”

华敏是广播站的监听员,喜欢万声,想尽办法对万声示爱,听说万声的母亲生病,不惜请病假去上海照顾万母,默默付出,但仍然无法打动万声。万声不相信这就是他和文艺秋的结局,华敏也不相信这是她和万声的结局。文艺秋在追爱之旅上遇到了自己的第二任丈夫——简单粗暴的宋绍山,155电台保卫组组长。

“口令就是命,要想活命就得把口令记住了”,刚到155电台改造的文艺秋因为没记住口令,当宋绍山说出“黎明”的时候,她没立即接上“曙光”,差点被一枪崩掉。每当口令变换,整个电台的工作人员都会紧急通知大家。当再次被枪指着对口令时,文艺秋终于记住了“前进”对“光明”。强烈的信仰将他们的生命高度提纯,编剧高满堂在海报上有一句:“我写这部剧,就是想让现在的年轻人相信爱情”。

我觉得这部剧让现在的年轻观众,见识了那个年代的血性和意志;让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观众,再次体验他们激进而单纯的青春,让他们脸上挂泪,沉醉于青春欢畅的时辰。现在流行的“丧”“佛系”“怂”?抱歉,我们的青春,不存在的;流行“燃”?那就给你看看更“燃”的。

已经出场的人物中,东北的景大妈是非常特别的一个,她热心于对文艺秋和万声的改造工作,这是她为革命献身的方式。文艺秋和万声刚来,景大妈就不满二人吃饭细嚼慢咽的方式,教二人大口吃饭。

景大妈不满宋绍山对文艺秋的维护,认为文艺秋肯定向宋绍山哭鼻子抹眼泪了(其实没有),向上级报告:“男同志往往经不住这种炮弹的攻击。”

为了锻炼文艺秋,出主意给吕连长,让他派文艺秋去给赵政委送信,锻炼文艺秋的胆子。赵政委又让文艺秋把回信立即送回,并对文艺秋说:“革命同志流血牺牲都不怕,怕天太黑?”怀着播音梦的万声,虽然每日工作变成了喂猪,干完活儿后还是会看看报纸,遇上了景大妈抽查工作,被批评:“不干活,就知道喝茶水,看报纸。”文艺秋在实弹演习中掩护了万声,成为了榜样,景大妈又向上级提议,开展一个学习文艺秋精神的活动。

可能会有观众不喜欢景大妈,但她绝不是坏人,她一心要改造万声和文艺秋身上小资产阶级的一面,让他俩变成“好同志”。

景大妈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他们让自己变得坚强“耐造”,去掉普通人的情感,对投身的事业豪情万丈。

《爱情的边疆》对这类人没有美化和抹黑,真实呈现本身就是一种理解和悲悯,理解历史、理解时代、理解牺牲和失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