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自然终于自然|《灰熊人

2020年10月17号,上海野生动物园的一场惨剧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一位与黑熊朝夕相处多年的饲养员在实施作业时,遭到园内数只黑熊的攻击,不幸身亡。

这件事被上传到网上后,引发了网友对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关系的讨论,也引起了笔者的沉思。与动物朝夕的人,最终反而沦为昔日自己最亲密的伙伴的攻击对象,这样的事情,在世界各国都时有发生。

在美国阿拉斯加卡特梅国家公园,曾经有一位执著的灰熊观察者蒂莫西·崔德威尔。1990年夏天,蒂莫西·崔德威尔第一次来到这里,竟然对灰熊这种危险的食肉动物着了迷。

那次旅行之后,他改掉了酗酒的恶习,像着了魔似的迷上了观察灰熊。之后每年的夏天,崔德威尔都会准时回到这片大量灰熊出没的土地,用自己近乎狂热的激情对灰熊进行观察,拍摄它们捕食、玩耍、休息、打斗的镜头。

久而久之,他成为了灰熊们最亲密的伙伴,和灰熊的感情也越来越深,甚至还给他镜头下的“熊孩子”们分别取了绰号。

然而,就在第13年的夏天,他和女友却在保护区里的帐篷外遭到一只灰熊的攻击,并被残忍地吃掉。这位常年与灰熊为伍的观察者,最终没有逃脱死于灰熊掌下的命运。

一个男人,十三年来与灰熊相伴,观察它们,保护它们,向人们宣传它们,最后他自己和爱人却命丧于灰熊之口,有人会将这称之为一种讽刺,我却更愿意将之称之为一种宿命,一种生于自然,终于自然的宿命。

我不愿意滥情的美化死亡,但是看了这部纪录爱熊人崔德威尔事迹的《灰熊人》之后,我却不由生出一丝感动,是的,我的心灵被触动,为一位大男孩般的大自然子民与自然的亲近所触动。

这部纪录片大量采用了崔德威尔十三年来拍摄的影像资料,加以对其亲友们的访谈,将一个纯正的“自然人”的故事展现在我们面前。

每年花数月时间在旷野森林中生活是有些疯狂的,特别是你接触的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之一,但是崔德威尔自从第一次阿拉斯加之旅后就爱上了那些灰熊,爱上了那种融于自然的生活。

对于我们常人来说,很难理解他这种“非主流”的嗜好,我们无法相信一个人竟然愿意将自己长期置于一种危险的境地,所以,我相信这一定是因为在那自然中有超越了这种危险的东西在召唤着崔德威尔。

就如高高的雪山不断的召唤着登山者一样,阿拉斯加的灰熊也在崔德威尔的灵魂深处召唤着他,让他一次次踏上他的灰熊之旅;就如很多登山人长眠于雪山,崔德威尔也将生命留在了阿拉斯加,大自然有时候冷峻的令人心悸。

崔德威尔经常一个人在镜头前讲解着灰熊的生活,或是自言自语。有时,他在镜头前表现得有些神经质,有些童心未泯。

他会以呼喊情人般的语调与灰熊对话;会为几只狐狸闯入营地而惊喜不已并把它们视为伙伴;会在干旱之际愤怒的祈祷降雨,当真的下起雨时他又在快被雨水压垮的帐篷下像个孩子一样兴奋不已。

这是一个“不成熟”的人,他甚至不能理解食物链中肉食现象的存在,在他的日记中表现了对人类文明的不解,似乎只有大自然能让他忘记那么多的不快。

他是一个“激进”的人,他不屑官方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在他与官方的冲突激化后在一段录像中歇斯底里的嘲笑和辱骂着保护区管理员,甚至人类社会。

影片对崔德威尔之死做了很好的处理,尽管我对那段记录抱有一种残忍的好奇和恐惧的态度。

最终,那段因为崔德威尔没有来得及打开摄影机的盖子而只有录音的最后记录没有在片中出现,崔德威尔和女友艾米最后的故事由一个验尸官的口中道来,作为一个从事每天要与尸体打交道的工作的人来说,对死亡似乎应该具备着一种超出常人的冷静。

是的,这位老验尸官以平静的语气叙说着他听到的最后的录音,但是他又似乎不能完全平静,所以在叙述中仍然加上了感情的话语。

我们知道了,一头灰熊闯入营地,它将崔德威尔重创,令他奄奄一息,接着试图去攻击艾米,艾米试图轰走它,这时崔德威尔用微弱的声音呼喊着,“逃吧!放手!逃吧,逃吧!”

但是,这个女人没有逃走,当面对死亡的时候,她没有退缩,和爱人并肩反抗,六分钟后她也停止了反抗,两人一同死去,永远留在了阿拉斯加的旷野中。

这是一个可以想象的惊心动魄的惨烈场面,这又是一个动人的患难与共的故事,崔德威尔热爱灰熊,但是终于他被灰熊杀死,而那头灰熊紧接着又被救援人员杀死.

残酷,这是大自然的真正残酷,这部纪录片正是向我们展现了大自然的迷人和残酷之处,就如片中所说“自然界不可抗拒的冷漠”。

这是一部相当原生态的纪录片,没有做什么后期特别的处理,没有刻意把大自然渲染得更美,也没有刻意地渲染得更险恶,而是以崔德威尔的记录和故事展现一个更真实的大自然,震撼人心又动人心扉。

似乎正是一种宿命,在他遇害前几个小时的录像中,他对着应该是艾米手握的摄像机的镜头说“我已经努力尝试,我为他们流血,我为他们而活,我因他们而死,我爱他们!”

他确实爱着灰熊,爱着这片灰熊的大地,死在了灰熊的世界里,留下的是他任由世人评说的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