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特勒向乔丹讨教领袖之道 用最伟大球员做标杆

作为在2011年选秀第30顺位被公牛选中的球员,吉米-巴特勒现在无疑正活在自己的梦想中。在进入NBA的第四个赛季,他终于迎来爆发,场均得到20分,被选进了全明星。

而据ESPN报道,曾经率公牛拿到了6个总冠军的迈克尔-乔丹也给了他特别优待,两人在见面时,乔丹给了他很多指导和建议。而巴特勒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了与乔丹谈话的感受。

“他让我印象最深的话,就是如何为比赛做好准备。”巴特勒说,“比赛反而成了容易应对的部分,只要在训练中努力,做好万全准备。光训练也是不够的,你要早起晚归。”

现在公牛的执行副总裁约翰-帕克森曾经与乔丹做过队友,每天都在训练中看到这位史上最伟大球员。帕克森不愿拿巴特勒与乔丹作对比,但重点也不在这里。他非常喜欢巴特勒,也觉得他的努力态度跟乔丹很像。

“能有乔丹这样的高标杆,对吉米是有好处的。”他说,“他的目标不需要是追上乔丹,而是能继续学习榜样。只要努力训练、拿出斗志、看重比赛、尊重比赛,吉米现在就是这样的。过去几年,他没得到那么多机会,但我一直都知道他是多么努力。所以现在他上升到这里,我一点都不惊讶。”

巴特勒现在已经成为乔丹品牌的代言人,因此他与乔丹本人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今年夏天我们一起吃过晚餐,谈过各种话题。他真是个很厉害的家伙,能向他学习是很可贵的机会。”巴特勒说,“他改变了比赛,我也可以问他关于这方面的问题,真的给了我很大帮助。”

公牛助教、乔丹的前队友兰迪-布朗也非常看好巴特勒成为球队新领袖。“吉米跟迈克尔有没有相似处?有的,因为吉米每天都那么努力。他正在学习成为向迈克尔一样的领袖,现在时代不同,比赛节奏变快、球员伤病增加,但他每天都一样努力,让自己成为队友的榜样。”

“他在训练营第一天就为球队定下了基调,”布朗说,“他的能量影响了所有人,我想那天刚好是德里克(罗斯)受伤,而吉米表现很强势。他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我们也希望他能保持下去。”

1989年5月8日,东部季后赛首轮Game5,公牛VS骑士,比赛还剩3秒钟,公牛99-100落后。只见26岁的乔丹连续假动作甩开对手接到界外传球,左手运球杀开血路来到罚球线前端,滞空,等待对手下落,出手,命中,哨响。这就是名垂青史的“TheShot”。

乔丹接下来的庆祝画面同样经典,他高高跃起振臂狂呼,身后颓然倒地的骑士队员克雷格-伊洛成为绝佳的背景板。尽管伊洛跌坐在地半因沮丧半因跳起封盖后落地不稳,但人们显然更愿意将这一举动解读为上帝彻底征服了对手。

多年后重谈“TheShot”,乔丹说:“让我们翻越心理障碍,让人们相信我们有能力取得成功的,是我们对骑士,我投中‘TheShot’那场比赛。那是我们赢得全芝加哥信任的一场球。”在此之前,乔丹从1984年加盟公牛后率领球队连续3年折戟首轮,1987年得到皮蓬后也只是勉强打进东部半决赛。

但从1989年起,公牛连续两年杀进东部决赛,在连续被活塞收拾后,历经淬炼的乔丹和公牛终于迎来了王朝的第一抹光芒。此后二十多年,公牛沉沉浮浮,既有8年6冠的伟业,也有联盟垫底的噩梦,一代代芝加哥球迷从未放弃对球队的信任。

“TheShot”发生时,德里克-罗斯还是个不满周岁的芝加哥婴儿,26年零1天后,早已成为风城篮球新标杆的他,用一记高难度绝杀致敬了那位至高无上的神。尽管和前辈“不进就回家相比”,罗斯的绝杀只不过让球队暂时取得了2-1的领先,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语。

或许也正因此,罗斯投进后并未大肆庆祝,只是反身跑向后场,然后迅速被狂喜奔来的队友团团簇拥,身后是陷入疯狂的芝加哥球迷。如果你了解罗斯这3年多的心路历程,你大概能从这看似平静的表情中读到类似于“我本应如此,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的波澜。

一天后,绝杀在东部半决赛再度上演,主角皮尔斯一剑封后的庆祝动作要比罗斯嚣张霸气得多。真理绝杀后顺势躺倒在地,英雄般迎接扑面而来的队友和漫天彩带,起身后紧绷着双肩肌肉,口中念念有词——这是和罗斯截然不同的绝杀反应。

这就是罗斯的风格,低调内敛,颇有邓肯的神韵。或许也是经历了2012年重伤以来的坎坷,才令罗斯能更淡然地面对一切。过去3年,罗斯一直在重复着受伤、复出、再受伤的苦涩循环,期间伴随着自己屡屡成空的豪言和世人幸灾乐祸的讽刺声。

罗斯是个典型的闷骚男,尽管在场上少有夸张的宣泄举动,但却从来“嘴上不饶人”,从他历次养伤期间不甘示弱的“我是联盟最强球员”的宣言便可见一斑。绝杀后面对镜头时,罗斯还是淡淡地说:“我对自己的能力相当自信。”

芝加哥人一直在静静等待罗斯重返2011年巅峰,就像当年他们耐心等待乔丹登基一样。毕竟罗斯是芝加哥本地球星,是史上最年轻的MVP,球队自从2008年得到他后就深深地烙上了玫瑰花印。

毕竟自从乔丹离去,王朝解散后,公牛就从未像2008年以来这般充满希望。尤其2011年打进东部决赛,更是球队后乔丹时代达到的新高度。彼时球队兵强马壮,上下齐心,又有锡伯杜从中调度。

更重要的,当然是他们又有了可以带领他们割据一方的年轻当家。2011年后,罗斯一度被认为是03一代后又一波巨星梯队的核心成员,直到2012年首轮对阵76人时膝盖那一声悲惨的脆响。

因此,芝加哥球迷的心情掺杂着希望和观望的复杂情绪:罗斯是不是从此废了,就此无缘一线,公牛该不该尽早树立新核心?譬如刚刚得到最快进步奖的巴特勒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种情绪显然影响到了罗斯。作为一个年少成名,很早就得以冲击联盟之巅的年轻人,罗斯太渴望重新回到中心舞台了。于是每次复出都不管不顾,不改昔日刚猛,如此才会一次次复伤倒下,状态越发起伏不定。

除了身体的伤痛,勒布朗2011年碾压式压制所留下的心理阴影,也是阻碍罗斯重返巅峰的重要魔障。因为被强大对手一举击溃而信心不在的案例,在艺术作品和真实世界里比比皆是。

2011年季后赛,罗斯在常规赛风生水起,场均25+4.1+7.7荣膺MVP,并将火热势头延续到了东部决赛第一场:他22投10中,高效地率队22分屠戮正处在三巨头元年的热火。

但好日子就此到头,勒布朗随后4场重点盯防罗斯,将新科MVP掐得毫无脾气,不但令他失误连连,而且命中率急剧下降。公牛连输4局无缘总决赛,但彼时外界仍给予“年轻没有失败,大不了明年再战”的安慰。

但等了一年,却等来罗斯报销的噩耗,公牛2012年惨遭76人黑八(圣76人最后的季后赛旅途)。2013年,公牛半决赛再遇热火,常规赛他们曾终结对手的27连胜,但到了季后赛,两年前的故事重演,公牛先赢后输再度1-4出局,只是这次少了罗斯。

诺阿替代罗斯成为“反热”先锋,但他更多的只能通过发泄情绪宣誓主权。没人知道诺阿对勒布朗及其球队的怒火是发自内心,亦或是战术把戏。这种愤怒的情绪某种程度上固然是公牛铁血气质的外衣,但更暴露了球队技不如人的无奈。

而罗斯,这个芝加哥最犀利的头牛,却只能无能为力地坐在场下,看着队友徒逞口舌之快,却无破敌良策。公牛多年打磨的防守铁阵并未因为罗斯缺阵而威力不再,但攻城拔寨时无人挺身而出解决战斗,却让公牛无比想念罗斯。

如今,在阔别季后赛3年后,罗斯又回来了。在有惊无险跨过和自己当年一样朝气蓬勃的雄鹿后,罗斯又一次站在了勒布朗面前。只是对手改换了球衣,自己身边的队友也有了不小的变化。

2011年夏天第30顺位被公牛选中的吉米-巴特勒,如今已成长为球队攻防两端的重要核心,本赛季更成为球队常规赛和季后赛得分王。你无法将巴特勒简单定义为“罗斯最得力的助手”,关于他们的地位之分,注定要让公牛费一番脑筋。

在结束了洛杉矶长达3年的梦魇后,大加索尔在公牛重拾光彩,不但数据创4年来新高,还在34岁高龄被选为东部全明星先发,成为“树挪死人挪活”的又一典型。当然,更重要的是,公牛因为他的加盟大大丰富了进攻战术,一改昔日枯燥无力的丑陋局面。

但对公牛来说,他们最大的变数依然是罗斯。数据上,罗斯本赛季常规赛17.7+3.2+4.9比起巅峰期不值一提,尽管突破依旧奋不顾身,打铁和被盖的次数却也越来越多,但公牛仍别无选择地把最艰巨的使命托付给他。

事实上,在等待了3年之久后,大多数人都接受了“罗斯再也回不去了”的现实,他的命中率越发惨淡,强突强投时常有力不从心的迹象。绝杀这一场,若不是胜利掩盖了一切,罗斯最后时刻险些被勒布朗抢断,以及此前25投16铁的表现都会成为触目惊心的罪证。

至于这轮系列赛,尽管公牛暂时2-1领先,尽管骑士目前困难重重,勒夫无缘半决赛令他们的进攻空间大大压缩,这也是勒布朗关键上篮遭遇前后合围意外失手的重要原因。

但没有人会天真到觉得公牛已经稳操胜券了,2011年的教训仍历历在目。勒布朗的统治力依旧,尽管他正遭遇近7年季后赛征途以来最惨淡的命中率(43.4%)。

是的,一个绝杀球或许代表不了什么,它既不是保佑罗斯不再受伤的护身符,也不是罗斯就此重返巅峰的宣言书。悲观者甚至大可把它解读为纯属运气或回光返照。

但这依然是个意义非凡的绝杀,从近了说,它让这个系列赛更加有趣,从远了说,它或许将成为风城玫瑰二次绽放的开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