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报道霍金去世:现代宇宙学中最亮的明星陨落

】3月14日消息,据报道,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今日逝世,享年76岁。

霍金的三个孩子露西、罗伯特和蒂姆在声明中表示,“挚爱的父亲今日过世。我们感到深深地悲痛。他是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也是一个杰出的人,他的工作和科研成果在未来许多年都将继续延续。他的勇气、执着、才智和幽默激励着全世界人民。”

声明中还说,“他曾经说过,‘如果宇宙不是你所爱的人的家园,那么它就不算是个宇宙’。我们会永远想念他。”

1963年,21岁的霍金被诊断患有运动神经元病,医生以为他只能再活两年。但他的病情比其他病人恶化得更慢。他又活了50多年,他的一生已成为身残志坚的典范。

霍金自己估计,在牛津大学念本科的三年内,他用于学习的时间只有大约1000个小时。在2013年的自传《我的简史》中,他写道,“应该这么认为,一个人要么无需努力就能成为人才,要么就得承认自己的才华是有限的。”在毕业考试中,他的成绩介于一等学位和二等学位之间。他告诉口试考官,如果他们给他一等学位的成绩,他就会去剑桥大学念博士。如果他得到二等学位的成绩,他就会继续留在牛津大学。他在牛津一直是个令人头疼的学生。或许由于他以前的“劣迹”,考官们想了想,就给了他一等的成绩。

生活在死亡阴影中的人往往是活得最充实的人。对于霍金而言,刚被诊断绝症时的百感交集,以及在医院中亲眼目睹一个白血病男孩死亡的经历,让他的生命重新燃起了一种使命感。他曾说,“尽管我的未来被乌云所遮掩,我吃惊地发现,那时的我比过去更享受自己的生活。我开始投入到研究中。我的目标很纯粹,那就是,彻底洞察宇宙,研究宇宙的现状、成因和起源。”

20世纪60年代,他开始使用拐杖,并且很长时间都拒绝坐轮椅。当他终于接受轮椅后,他会在剑桥大学的路上疯狂地滑动轮椅,有时候还会故意压到学生的脚趾,偶尔他还坐着轮椅在大学派对的舞池中旋转。

1970年,霍金的首个突破性研究成果问世。他和罗杰·彭罗斯(Roger Penrose)把黑洞数学理论应用于整个宇宙,并提出奇点理论。奇点是宇宙在大爆炸之前的存在形式,是指时空开始时无限弯曲的区域。

彭罗斯发现,虽然霍金语言能力严重受损,但自己还是能和他交流。每次当彭罗斯误解时,霍金就会开个玩笑,或邀他去吃饭。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霍金绝对不让自己被任何事物阻拦的决心和毅力。彭罗斯表示,“他觉得自己会活不了多久,那时他真的很想尽己所能地去探索这个世界。”

两人在讨论时,霍金有时候会表现出挑衅甚至敌对的举动。彭罗斯回忆起一次晚宴中,霍金冒出一连串似乎就是为了激怒彭罗斯的话。霍金讲的都是关于学术上的事。当霍金表示白洞只是时间逆转而来的黑洞时,他们的争论最为激烈。彭罗斯说,“在那之后我们争辩了很久。”

1974年,霍金提出了霍金辐射理论,该理论认为黑洞会散发热量,并最终消失。对于正常的黑洞,这一过程十分漫长。对一个质量相当于太阳的小黑洞,要消失殆尽,需要的时间比宇宙的年龄还长。当它们生命接近尾声时,这种小黑洞会以极高的速度释放热量,并最终爆炸,产生一百万颗百万吨级氢弹的能量。霍金表示,这种小黑洞散布在宇宙中,每个重达10亿吨,但比质子还小。

他的理论引发了迄今现代宇宙学中最为激烈的争辩之一。霍金主张,如果黑洞会辐射出热量并最终消失,这个黑洞一生中吞噬的所有信息将永远丢失。这与最基本的量子力学法则矛盾,因此许多物理学家对此并不认同。霍金则提出了另一种解释,信息存储在黑洞的视界中,并经编码返回到黑洞散发的能量中。

玛丽·泰勒(Marika Taylor)曾是霍金的学生,现在在南安普敦大学担任理论物理学教授。她回忆起霍金向学生们宣布这一信息悖论时的情景。当时霍金正在酒吧和学生们讨论,泰勒注意到他把言语合成器的音量调到最高,他大叫,“我想出来了!”这时酒吧里所有人都转身看着霍金和他的学生。后来霍金把言语合成器的音量调低,并宣称,“我想明白了,我得承认,或许信息并不会损失。”泰勒表示,他拥有一种“顽皮的幽默感。”

1974年,霍金一连串的重大发现让他当选为英国皇家学会最年轻的会员,那年他才32岁。五年后,他被剑桥大学授予卢卡斯数学教授席位。这是英国最知名的荣誉职位,此前被授予此职位的有艾萨克·牛顿、数学天才查尔斯·巴贝奇和量子力学奠基者之一保罗·狄拉克。霍金在这一职位上任职了30年,后来成为理论宇宙学中心(Centre for Theoretical Cosmology)的研究主任。

霍金的开创性贡献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宇宙膨胀理论认为,宇宙在诞生初期经历了一段惊人的膨胀期。1982年,霍金率先展示了量子波动——也就是物质分布的微小变化——是如何通过膨胀引起宇宙中星系扩散的。在这些微小的涟漪中,播下了我们所知道的恒星,行星和生命的种子。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教授马克斯·泰格马克(Max Tegmark)说: “这是科学史上最美丽的想法之一。”

但《时间简史》的问世让霍金一跃成为明星。这本书于1988年首次出版,在《星期日》的畅销书排行榜上创下了237周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迄今为止《时间简史》共销售了1000万册,被翻译成40种不同的语言。这本书的成功也要归功于霍金的编辑彼得·古扎尔迪(Peter Guzzardi)。最开始这部著作的标题是“从大爆炸到黑洞:时间的短暂历史”。而古扎尔迪则将“短”改为“简”。无论如何,什么都无法阻挡《时间简史》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必读书之一。

在确诊两年后,霍金于1965年娶简·王尔德(Jane Wilde)为妻。 两人于1962年在圣奥尔本斯的街头相遇。简第一次注视着霍金,而霍金则低着头,不规则的棕色头发遮住了他的脸。一位朋友警告简说她正在组建“一个疯狂,疯狂的家庭”。在这个21岁的纯洁姑娘心中,她坚信霍金会珍惜她,她在2013年出版的《走向无限:我与斯蒂芬的共同生活》一书中如是写道。

1985年,在前往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的途中,霍金因感染被送往医院。这次霍金病情异常严重,医生问简是否应该关闭生命维持系统,但被简拒绝了。霍金搭乘飞机回到位于英国剑桥的Addenbrooke’s Hospital接受了能够挽救生命的气管切开术。手术虽然挽救了霍金的生命,但彻底摧毁了他的声音。霍金和简有三个孩子,但在1991年两人宣布婚姻关系中断。霍金病情的不断恶化、他对简的要求以及对自己病情的刻意回避,都是这段感情的绊脚石。简在文中写道,他是“一个极度自我却又异常烦躁的孩子”,并描述了原本丈夫和妻子的关系是如何变成“主人”和“奴隶”的。

四年后,霍金与伊莱恩·梅森(Elaine Mason)结婚,后者是受雇为霍金提供24小时服务的护士之一。梅森还是大卫·梅森(David Mason)的前妻,而正是大卫·梅森设计了霍金曾使用过的第一款轮椅语音合成器霍金。这段婚姻持续了11年,在此期间,剑桥郡警方还调查了一系列据称针对霍金的袭击事件。这位物理学家否认伊莱恩涉及此事,并拒绝与警方合作,乃至于最终警方放弃了调查。

也许霍金并不是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但却是宇宙学领域无可争议的权威领导者。虽然其科学价值无法衡量,但霍金获得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奖,沃尔夫奖,科普利奖章和基础物理奖等许多著名奖项。然而诺贝尔奖却对他敬而远之。

尽管常常失败,但他喜欢就科学研究下赌注。1975年,他与美国物理学家基普·索恩(Kip Thorne)打赌,坚持认为宇宙X射线年发布的最终结果显示霍金输了。1997年,霍金联手索恩又和后者的同事约翰·普瑞斯基尔(John Preskill)打赌,霍金和索恩认为黑洞被破坏信息,而普瑞斯基尔则认为黑洞能吐出它们所。这次的赌注是一本名为《怎样轻松恢复信息》的百科全书。最终霍金在2004年承认自己又输了。2012年,霍金又赔给了戈登·凯恩(Gordon Kane)100美元,因为他又打赌物理学家不会发现希格斯玻色子。

克林顿执掌白宫期间,霍金曾受邀在白宫发表讲话。当时他在讲话中莫妮卡·莱温斯基(Monica Lewinsky)事件的隐晦提及使得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不再受邀进入白宫。2009年,霍金重返白宫,并获得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颁发的自由主义奖章。关于霍金的一生不断被各类传记和纪录片演绎。在最近上映的《万物理论》中,霍金由英国著名演员埃迪·雷德梅尼(Eddie Redmayne)饰演。“有时我觉得他就是我,”霍金在观看这部电影时说。霍金也出现在动画片《辛普森一家》,《星际迷航:下一代》中还出现了霍金在和爱因斯坦、牛顿一起玩扑克。他还客串了《生活大爆炸》,“谢尔顿·库珀(Sheldon Cooper,谢耳朵)和黑洞有什么共同点?”霍金向这位智商超过情商的虚构加州理工学院物理学家提问。停了一会后,答案是:“他们都会吸吮。”

2012年,科学家齐聚剑桥庆祝霍金的70岁生日。这是霍金生命中最重要的里程碑之一,几乎没有人期望霍金能活到这个岁数。他在由于病情太过严重,他躺在Addenbrooke’s Hospital医院的病床上参加了这次庆祝活动。但在一篇题为《我的简史》的录音中,他呼吁继续“为人类的未来”探索太空。他说,如果不把探索的范围拓展打太空,人类不会“再生存一千年。“

后来他加入了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的行列,警告人工智能在军事上的应用,并呼吁禁止自动化武器。

霍金曾被指控性别歧视以及厌恶女性,但他似乎很乐意去进行法庭辩论。2003年霍金曾出现在巴黎著名脱衣舞俱乐部Stringfellows,几年后霍金声称女性“完全是个谜”。2013年,他接受巴勒斯坦学者的建议,了在以色列举行的一次重要会议。

霍金发表的一些直言不讳的言论也冒犯了宗教人士。他的一些最坦率的评论冒犯了宗教。在2010年出版的《大设计》(Grand Design)一书中,霍金宣称不需要上帝来维持宇宙运转,一年后在接受采访时,他还驳斥了宗教信仰给人们带来的心理安慰。

“我认为大脑就是一台计划及,当它的零部件失效时就会停止工作。”对于坏掉的计算机而言,没有天堂也没有来世;同样,对于害怕这种黑暗的人来说,这只是一个童话故事。“他说。

他还谈到了死亡。“过去49年来,我时刻对死亡都有心理准备。我不害怕死亡,但我并不急于死亡。我有很多事想做,“他说。

令周围人震惊的是霍金在生活中的收获。在他与简的第一次婚姻中,霍金共有罗伯特,露西和蒂莫西三个孩子,此外还有三个孙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